武威资讯

六旬老人独自三次骑车去拉萨 41天穿越新藏线

【导语】:“来吧 来吧 现在就出发,骑车到拉萨。踏朵吉祥的白云,追赶落日与晚霞……”

  许多人对阿斯满的《骑车到拉萨》耳熟能详,然而真正骑车去拉萨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在青藏高原40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区,开着汽车都很困难,如果一个人骑着单车,那么他面临的困难,是许多人无法想象的。

  然而,今年65岁的兰州老人张勤文坚信,“心有多高,路有多远!毅力有多大,路就有多长!”

  2011年以来的连续三年时间内,他凭着惊人的勇气,独自一人骑着单车三次进藏,最后一次甚至踏上“死亡之路”——新藏线。

  他历经艰辛,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。但他也收获了快乐,实现了梦想。

  第一次进藏遇意外险情

  张勤文原来在连城铝厂工会工作。2008年退休后,张勤文产生了骑单车“周游世界”的想法。于是,他独自一人骑单车到过陕西、宁夏、青海、新疆、河南、湖北、江西等10多个省区,骑行里程达一万多公里。一次旅途中,他无意间听到有人说起西藏的神奇和雄伟,于是他萌生了去西藏的想法。

  通往西藏的道路有4条:川藏线、青藏线、新藏线和滇藏线。但滇藏线因从云南进入西藏后就和川藏线重合,所以,张勤文老人只选择了3条。从2011年到2013年,张勤文老人连续3年每年骑车沿不同线路走一次“天路”,用一圈圈的轮胎印迹,写下了一个兰州老人的梦想和不屈。

  张勤文的性格是“说了就要做”。63岁的他还要骑单车走西藏,老伴和儿子听到后,由吃惊到生气。但是家人在几番“斗争”后,依然挡不住张勤文的步伐,也只好默许。

  2011年7月6日,没带多少行李,穿着一件普通的外套,戴着一个草帽,张勤文只身骑着单车,沿青藏线开始了首次进藏之旅。

  实际上,张勤文并不知道这条路究竟有多艰险,只是凭着骨子里的一股冲劲踏上征程。就在他顺利挺进时,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降临了。2011年7月的一天,张勤文骑行至川藏南线邦达至八宿十八弯(又称七十二拐)时,天一直下着毛毛雨,几乎45度的下坡路,张勤文紧紧捏着自行车车闸,坡长路滑,张勤文的手很快麻木没了知觉。就在这时,车轮一打滑,一个侧翻,张勤文连人带车掉入旁边的深沟,当时就昏迷过去。等到他醒来时,过路的司机守护着他并替他进行了包扎。几名司机诧异不已:“老人家,你知道不?就在你躺的地方每年都要死好几个人,你怎么一个人到这里来了?”张勤文说明原委后,继续前行。

  2011年7月6日至8月6日,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,张勤文骑车的行程从兰州到西宁、从倒淌河到共和、从玛多到玉树再到类乌齐、从昌都到邦达再到拉萨,在2600多公里的唐蕃古道以及川藏南线上,他“收获”了59个邮戳。

  第二次进藏家人开始支持

  2012年,张勤文又开始计划第二次进藏的行程,这次他要走青藏线。

  也许是看到张勤文第一次进藏有惊无险地回到了家中,家里人的态度从开始的反对有了转变。张勤文的老伴怕他受罪,主动拿出一万元让他购买一辆好一些的自行车,儿子和儿媳在武汉花5000多元钱给张勤文买来两副太阳镜。

  2012年的“五一”劳动节这天,他从兰州出发,经西宁、格尔木、那曲,沿青藏公路一路前行,历时29天后骑抵拉萨,2200多公里的行程当中,他收集了沿途62家邮政所的邮戳。而且,张勤文在世界海拔最高的地热温泉羊八井,露天游泳池畅游2个多小时,成为该游泳馆开馆以来年龄最大的一位游 客。

  在骑车经过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索南达杰保护站时,张勤文佩戴起红袖标,骑着车,向来往的游客宣传藏羚羊及周边生态环境的保护知识,张勤文也成为索南达杰藏羚羊保护站年龄最大的志愿者。

  第三次进藏写下遗书再出发

  第三次进藏,张勤文走的是新藏线,中途要穿越喀喇昆仑和冈底斯两大山脉,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,号称“天路上的天路”“世界屋脊上的屋脊”,是进藏的几条“天路”中最为艰难的一条。

  跟前两次进藏相比,这条线海拔更高、危险也更大。所以,张勤文临行前,给老伴写下了遗书:如果我不能回来,你和孩子们不要去找我的遗体,我埋在任何地方都是埋在中国的土地上。如果我走了,是死在挑战极限、实现梦想的路上,死的值得。代我转告儿子、儿媳,以工作为重,如果他们能够成功,我会在九泉 含笑!

  写下遗书的这天,是今年4月1日,那天正好是愚人节。老伴以为是开玩笑,但65岁的张勤文并没有和任何人开玩笑。就在几天前,他已经将自己穿越新藏线的所有“行头”,从兰州已经托运到了喀什。

  4月2日,张勤文从兰州乘飞机到了乌鲁木齐。未作停留,他就直接转车去了喀什。在当地的一家托运部,他见到了已经陪伴自己几个春秋的“伴侣”——那辆2008年花1800元钱买的自行车。张勤文轻轻地拍了拍车座,笑着说:“老伙计,我们又该出发了!”

  “新藏线,堪比蜀道难。库地达坂险,犹似鬼门关;麻扎达坂尖,陡升五千三;黑卡达坂旋,九十九道湾;界山达坂弯,伸手可摸天……”

  从当地这首民谣中,不难听出,张勤文这次穿越新藏线的旅行一点也不轻松。从新疆喀什出发,骑经叶城、阿里、拉孜,再经定日骑抵珠穆朗玛峰大本营,然后从日喀则沿新藏公路骑抵拉萨。这一次历时最长,41天时间里,他的车轮碾过了3100多公里。

  一般旅行者进藏探险,都是选择从拉萨出发先适应高原气候,然后再循序渐进。但张勤文没有,他选择了从叶城进阿里的路线,这条线被称为“死亡之线”,因为在短短几天行程中,海拔会从1000米陡升到5000多米,再降到4500多米,加上当地复杂多变的气候,绝大部分人的身体会在这里超出承受极限。在这种背景下,要骑车翻越多座常年积雪的海拔5000多米的大山,穿越看不到边际的茫茫戈壁荒原,又常常数百公里不见人烟,这对“单兵作战”的张勤文来说,无论身体和毅力,都是极大的考验。

  5月13日,他65岁生日那天,送给自己一份生日礼物,就是那本盖满新藏线沿途邮戳的笔记本,这一次,因为地广人稀的缘故,收获的邮戳比前两次少,是38个。

  3次进藏,张勤文共收获了159个邮戳。他说,3次骑车进藏,是对意志的考验,是对生命的挑战,也是对灵魂的净化,他终于圆了这个梦想。

手机访问 武威本地宝首页
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本地宝郑重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地宝无关。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,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企业文化 | 广告服务 | 广告价目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 法律顾问 | 意见建议
本地宝 BENDIBAO.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-2018 ICP证:粤ICP备17055554号-1